夏夜里的女朋友和黑人外教   性爱技巧   点击:加载中

夏夜里的女朋友和黑人外教


  夏天的夜,凉爽又安静,东子胡思乱想着,迷迷糊糊的也要进入睡眠的状态,只是隐隐的,貌似听到了一声女人的呻吟。谁啊,大半夜的在看毛片?东子想着,不管了,继续睡觉。过了一会,又响起了一声,声音不大,但又不像毛片中女人叫得那么婉转悠扬,只是很短暂的一声「啊」,却让人感觉是忍耐了很久逼不得已而爆发出的声音。难道有人在打野战?楼下虽然有一排高大的树木,也挡不住啊。

  「嗯!」又一声,鼻子发出的声音,虽然很轻,但在聚精会神下却听得仔细。

  东子一骨碌爬起来,轻轻打开阳台的门,探出头向楼下望去。

  宿舍在二楼,楼下没有想象中的男女苟合姿势,什么也没有,四顾环望,凌晨的夜一片漆黑,只有远处的路灯映射着点点光晕。朱东静静的等着下一声的到来。果不其然,又是一声,貌似来自左边的宿舍。朱东仔细的看,果然发现墙角处微微闪着白光,不注意真的看不出来。

  哎,算了,也许哪个哥们带女友回来嗨皮,没什么好看的,东子转身准备回去睡觉。不过他又突然想起,几个星期前,学校去年招聘了一个黑人外教,他就住在隔壁,搬家的时候还见过一面,只不过大家着急回家过年,年后把这事都忘了。这才开学几天,老黑竟然搞到女人了,不行,这得去瞧瞧,哪个女孩这么不要命啊。

  叫醒了杨坤,两人很容易的就翻过了阳台,来到隔壁宿舍的窗下。窗帘虽然被拉上,但还是有一块空隙可以看到室内的样子,两人就像做贼一样,慢慢的向屋内望去。屋里靠墙只有一张单人床,床上一黑一白两具肉体互相纠缠,两人的衣服散落在地上,床头柜的烟灰缸旁竟然已经有一个用过的套套。

  「我草,以前只在电影里看过,今天见到真人的了!」朱东惊叹道。

  「这妞是谁啊,你认识吗?」杨坤更在意女人。

  「哎呀,老黑挡着看不到呀!」朱东变换了几个角度还是看不到女孩的脸。

  「真精彩,我得录下来。」杨坤掏出了手机。

  黑人将女孩狠狠地压在身下,柔弱纤细的双腿被大大的分开,女孩双脚朝天,仅露出半张脸还被凌乱的头发盖住,一只巨型的黑棒在雪白色的臀肉中上下飞舞,每次都是除了龟头整根拉出,然后再使劲的全根而入,白色的浊浆随着黑棒滚滚流出,落在床单上一片水痕之中。女孩痛苦的长着嘴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,全身动弹不得,只剩下白皙的双手在老黑的背上不停地拍打,挠抓。

  「草,这哪叫性交啊,这简直是性虐!老黑根本没把她当人啊!」朱东有些愤愤不平。

  「他和我们就不是一个物种好不好,你看那鸡巴,快赶上女孩的胳膊粗了!

  再说了,也许那女的正爽呢,这么大的家伙可不是能经常玩到的哦。」杨坤玩得女人多,对这事早已看得开了。

  「我看她都要被草死了!」

  「这叫痛并快乐着!你呀,女人玩得太少了,多了就见怪不怪了!」几分钟后,老黑终于起身,抽出了鸡巴,(那可真的是在抽,普通人只能叫拔)拍了拍女孩的屁股,好像叫她换个姿势。能看得出来,女孩十分的不情原,慢慢的合拢了双腿,翻身趴在床上,只留下高高翘起的屁股,老黑毫不留情,抬起龟头就插了进去。

  适应了眼前的激情,朱东开始留意起整个宿舍。除了床,书架和衣柜也没什么其他的东西了,突然他发现了一件非常熟悉的东西,粉红色的胸衣,上面还有着hellokitty的图案,那是去年他送给女朋友的礼物啊,难道这个女孩是……犹如一盘冷水从头浇下,朱东再也没有兴趣欣赏眼前的春色,他急切的巡视着地上的每一件衣物,他不敢相信这是他的女朋友,早上的背景还依依在目,怎么晚上会变成这样?

  「草,有完没完啦,他不会要干到天亮吧?」杨坤打着哈欠,关上了手机「我要回去睡了,回头告诉我是谁就行。」朱东仿佛没有听见,他现在真的期望杨坤不再这里,他摆了摆手,眼神冷峻的盯着窗内,脸上已经没有了刚来时的笑意。杨坤没有注意到这些,也许是因为太困了,他还要养好精神打入学生会呢。

  衣服,鞋子,朱东一件件的辨认着女孩的衣物,还好,都没有见过,朱东心理有了一丝安慰,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看见这个女孩的面容,朱东甚至有了冲进去的冲动,但进去又能怎样,打又打不过,如果真是女友,自己就会变成一个笑话,如果不是,自己还会是个笑话,思来想去,还是要忍,朱东下定了决心,就算你要干到天亮,我也要陪你到底,我就要看看这个女孩到底是谁。

  老黑跪在女孩的身后,双手捏着女孩的屁股,一下一下的将鸡巴拉出又插进,显得游刃有余,貌似在享受这个姿势带来的紧致快感。女孩的屁股在被拍打后变得通红,却完全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,像个木偶般任人玩弄。

 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老黑仿佛也有些失去了性趣,在几下快速的耸动后,趴在了女孩背上。休息了一会,才站起来,拿了条毛巾擦拭身上的汗水,顺手扔了一卷纸巾到床上。女孩没有动,好一会儿,才抽出几张纸堵住下体流出的白色液体。老黑一边擦着身子,一边却向阳台走来,朱东吓了一跳,想要翻墙却来不及了,只呢缩到墙根下最黑的地方,好在老黑没有上阳台,只是把窗帘拉开了。

  朱东却再也不敢向屋里看,只能缩在角落里,隐隐约约的听着屋里两个人说话。

  「……套子……呢?」女孩声。

  「用完了……没有」老黑声。

  「讨厌!」女孩声。

  两人说话声音不大,朱东只能断断续续的听到一些,也无法听出是不是自己的女朋友。

  「……比赛……说定了……」女孩声。

  「嘿嘿……有我……没问题!」老黑声。

  「吃……吃……」老黑声。

  「啊……嗯……」还是老黑。

  好长时间,屋里没有了声音,朱东很想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,却没有胆量再去看。

  「拜……」

  「啪」的一声,屋里的灯灭了,朱东这才知道,女孩已经走了,他缩在窗下,直到听见老黑的呼噜声响起,才翻墙回了宿舍。

  此时的朱东却无心再睡,他突然想到个办法来测试他的女友,于是拿起手机发了个短信。

  「睡了吗?」

  他期望着手机不要再振动,也许今晚可以睡个好觉。可是,很快,就收到了回信。

  「还没呢!」

  颤抖的手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按下,朱东的胸口仿佛有块巨石压得喘不上气来。

  「东,我有个好消息,下月的英语比赛,我进决赛了!」。

  ................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