伴娘团里的小学老师   性爱技巧   点击:加载中

伴娘团里的小学老师


  我叫欣欣,今年二十二岁,虽然个子不太高,但出来社会工作后很多人都赞我漂亮,由于我性格内向,所以至今仍没有男朋友。由细到大一直好男仔头,坐低都不惯合上双对腿,从来只剪短头发,只是做了小学的实习教师,才留了一把长发。

  今天是我朋友芷君结婚的日子,我和芷君只相识了一年,是在朋友的聚会中结识。她的性格和我刚刚相反,是活泼开朗型,所以她有很多朋友。当她宣布要结婚的时候,她对我说要当她的姊妹,并笑说看我能否在她的兄弟团中找到如意郎君!

  今天一早我到达她的家里,准备一会接新娘的事做准备。连同我在内,姊妹团共有 8 人,但我和她们不太熟络,只是以往间中聚会时见过一两次面。以前除左校服裙之外到出来教书只也只是着裤既我,正系烦脑我要怎样穿戴才好。

  芷君给我们在婚纱铺租了一套丝质的姊妹伴娘裙,说实话,我真的不习惯穿这套姊妹裙,因我从未试过穿得这样性感,平常连吊带内衣也不会买的。

  胸前虽然不是很底但却是露背的,而下身的裙是及膝盖着大腿,但我还是觉得太短和薄,第一次着袜裤又系一个又难忘的经历,薄薄的袜裤颜色和我双脚的皮肤和白色高跟鞋颜色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  「哈,你着上这对透明丝袜衬得非常好,如果你不怕热的穿着吧,我觉得你这样着几有刚中带柔的气质。」我当然怕热怕到死,不过她竟然话我这样着有女性气质,其他的姊妹都是穿得比我更性感,这样又不妨试一试,始终自己都是女仔嘛。

  门钟响起,新郎和兄弟团在门外闹哄哄,给了开门利是。

  顺利进门后,继续姊妹和兄弟团的交锋,由于实在太混乱,我只好站得比较后,但我发觉有几个兄弟时常不时注视着我,目光停留在我胸前和下身,令我感到很不自然,背脊产生出一股极度嫌恶的感觉!

  接完新娘后,我们一行人准备回到男家,数架花车停泊在芷君家楼下,由于我行得比较后,所有花车已坐满了人,亦开始陆续开走,我只好行到最后的一架花车。

  我坐在后排中间,这时我发觉全车只得我一个女伴娘,其他都是兄弟团的人,坐在我两边的原来就是刚才不停注视着我的兄弟,车子比较细,所以坐得很迫,我发觉他们不断凝视我的胸前,我只好拿着手上的花遮挡。

  但他们有意无意间用手臂碰撞我的胸部,又假装挤迫把手放在我的大腿,我很害怕,只好轻轻推开他们的手。

  他们更轮流假装跌了东西,再慢动作地俯身偷看我的内裤,车子上到高速公路,不知怎的遇上大塞车,这正合他们心意,渐渐地他们假意互传物件,有意地用手碰撞我各部位,玩我伴娘裙上的吊带,越来越放肆。

  我心底实在太害怕,全身僵直反而不敢张声轻轻咬住下唇,他们更变本加厉,其中一人甚至借意伸手潜入裙底,我实时本能反应夹上双腿,夹到好紧,很惊他们摸我下面。

  我的眼泪已涌了出来,我红着眼地怒目看着他们,「够,够了……停手啊……」狠狠地推开他隔着那薄薄的袜裤,抚摸着内里大腿的手,又急又羞拉开由自己背部露出的肌肤抚摸到背后的肩膊上,惜势由上至下伸入伴娘裙上襟里想直接摸我乳房的魔手。

  感觉时间好漫长,好不容易到了男家。

  车一停下我便冲出车外,芷君见我双眼通红,问我发生什么事,我见今天是她结婚日,不想令她添麻烦,所以假称身体有点不适!并在新娘房改穿另一套后备不太性感的伴娘礼服。

  晚上到了婚宴,男女家要向各亲友祝酒,我选择站在芷君身旁,祝酒完毕,不知是谁发起兄弟团和姊妹团对酒,在场其他亲友热烈附和,我们要轮流一个接一个地和兄弟团对饮。

  由于我不懂喝酒,所以其实整晚我手上都是拿着一杯假酒,但此刻他们拿着的是真酒,我正在苦恼之际,原来已轮到我和他们对饮。

  我正犹豫之际,全场高叫呐喊,兄弟姊妹亦催促我快喝,我情急之下一饮而尽,一阵热气在我舌头直至胃部。到婚宴完毕后,头部像爆炸似的,我慢慢找了一张椅子坐下,酒精令我心跳得很厉害,我想我真的醉了。

  正在我天旋地转的世界中之际,有人轻搂我的腰,一步一步的把我推向,一时又感到节节后退,脚步蹒跚又感觉到有一双手在我身上游走。

  迷糊中我被带到一间房间不是很大,我一个人躺在床上,脑筋昏昏沉沉,不知过了多久,我忽然感到床边有人坐着,听到有一股的低沉呼吸声, 有只手就放在我的大腿上,从膝盖滑倒我的丝袜裤头,来回抚摸。

  「小欣欣,你的腿还蛮滑嫩的……不错……」

  一把陌生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,外套的钮扣一粒粒的解开,我突然间感到乳头被手指轻轻力扫了几下,虽然隔着衫和bra,但我都好有感觉(件衫同bra都好薄……)「啊……色狼……你……呜呜……啊……」

  其惊骇几乎使我晕昏过去,我心知再不反抗便太迟了,但是酒精的关系,全身软软的就是提不起劲来。然后他的舌尖舔上我的耳垂,轻呼出来的热气喷在我的发鬓,麻麻痒痒。

  「小欣欣,你的胸部很坚挺,我好喜欢,你有没有自慰?你还是处女吗?」他的淫言秽语,让我难堪,脸侧了过去躲避他的目光,「嗯……我是……请…请让我走!」强烈的惊慌掠过我的身体 。

  说完大力他将我固定住,然后嘴巴覆上我的双唇,他湿热的舌头舔着我紧闭的嘴唇,然后顺着我的下巴滑向我的颈项。

  跟着一只手在我面上抚摸,慢慢向下移动直到胸前,他把我的外套脱下,说着他的手就伸进我的伴娘裙里,经过我的腰,然后解开我用NU BRA紧缚的双乳。

  我的乳房已暴露出来,说着就开始轻轻握我的双乳,然后放松双手,好像在帮我按摩胸部。我羞愧得眼泪直流,平日亦算循规蹈矩,从来没有和男人有过肌肤之亲,但今日竟连二连三糟到侵犯。

  对方的手兜着我的胸,温柔的搓揉着我那敏感的乳房。我尝试打开眼睛及想推开他,但因酒精影响,眼前一片迷糊,全身乏力,他更舔进我的耳窝内,整个人都软掉了。

  他眼睛盯着我的乳房,举起手来,伸出食指不断逗着我的小乳头,我的乳头在他的挑弄下,在我的乳晕上涨起来了,他握着我的乳房,俯下身来用牙齿轻咬我的乳头,时不时用双唇紧紧覆盖我的乳尖,用舌头大力抵弄我的乳头。

  他每一次用舌头挤按我的乳头,加上酒精加持我感到一阵阵的快感,不断的冲击我的心房,我忍不住低吟出声。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
  我的意志虽然开始清醒,我尝试大声呼叫,但嘴巴已被对方嘴巴再封住了。

  跟着我感到他抬起我一只脚,似在慢慢欣赏我伴娘裙内的丝袜,内裤和下体,跟着一只手在我下体不断抚摸。

  我感到他用手指从丝袜裤头到内裤的边缘插入我的阴道,我痛得叫了出来,事实上我仍是处女,根本从未试过给任何东西进入,除了我有一次洗澡时,自摸身体敏感部位,居然有自慰的冲动,第一次好奇下自慰的手指,之后再没有极力自我克制,我是信教的,有罪恶感。

  我尝试摆脱,但实在全身乏力,我自己都不清楚,嘴里发出的呻吟是因为羞辱还是因为快感。他听到我的反应,更加的兴奋起来,手指的搅动不断加大力度,加大频率。

  终于他的手指离开了,他嘴巴慢慢移向我的大腿,舌头舔过我的丝袜膝盖,直向我的大腿内侧,我抖了一下,「啊!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别这样!」我双腿一夹,将他的头夹在我的双腿中间,他双手狠狠分开我的大腿。

  他赞叹说:「终于让我看到啦,真是美啊!」

  连我自己也没仔细看的下体,就在他的嘴前在吸吮,他掰开覆盖我私处的内裤,舌头轻轻滑进我的私处,他缓慢规律的在我蜜穴里抽动,在他老练的亵玩下,我的心跳得好快,我觉得我的脸好烫,全身都很热,忍不住拚命抿住嘴唇咬着手指。

  「小欣欣……你这边好湿哦……你想要吗?嗯?想不想?」「请不要伤害我!」我向他乞求着,「不……不要啦……放……放开我……呜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啦……」更恐怖的事将要发生,我感到我的透明丝袜裤连内裤被他迅速拉下来及扯开,跟着很快双脚被紧握提高分开,面对着他肆无忌旦地在自己大腿肆虐,我已经无暇理会这一点,只仍是极力抬起头,伸手护住阴部,苦苦哀求他:「不要……放过我吧!」「亲爱的小欣欣,请不要担心,我只是想做大家都快乐的事,你放松点吧。」突然感到腰肢一紧,突如其来的一阵撕裂的病楚,一支巨大的物体要硬闯我的禁地,我立刻感到极端地不舒服,刚才的微微快感也吹跑消失了。

  「呜……不……不可以……不要……」

  他那里一下一下地向阴部慢慢的推送,我的秘道开始被他慢慢的撑开,这前所未有的痛楚,我感到一阵阵晕眩。

  「不要!停止!停止!」我在心里大喊中,「求求你……不要啊!让我走好不好……今晚发生的我不会说出去……」就在我说到一半时,他突然用力一挺,冲破了我那最后一道防线。今天我只是别人的伴娘,但被一下子就夺走了我的第一次,破掉了我是真正成为新娘时才会破除的处女膜,鲜血跟眼泪同时从我体内涌出。

  「啊!很痛!很痛! 呜……」

  之后每一下强行插入,令阴道作反射性收缩,过程中都是痛楚难当。我不断挣扎,我双手抵着他的胸膛,想把他推开,但双手反被他按在床上。

  他不断吻我,不断抽插,不断双手在我身上游走,我看到他的男根每一下出来,都带着些许血丝……我的第一次就这样强奸痛得死去活来的夺去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好……不要……好痛……」

  他开始强劲的抽插,他那丑陋的阴囊随着摆动,不断拍打我的下阴。发出啪啪的声响,每一下的抽送,伴随着的是我一声声的娇喘呻吟。

  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求求你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那是发自内心的声音,觉得若不叫出来,就只会感到更痛苦。我逐渐提高的娇喘声,似乎刺激着他的神经,他的动作越来越快,双手把我双脚分得很开和捉紧,也越来越大力。

  我心里一震,想起他并没有戴上避孕套,明白将会带来更可怕的后果,苦苦求他:「不要……射在里面好痛……今天是我的危险期,求你!求你放过我!……呜呜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快抽出来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由戳破我的处女膜后,就只有疯狂地抽插,整个身体被上下的晃动着。他并没理会我的会怀孕的处境,在我尽力摇摆我已经很痛的下体抵抗他的抽动,他索性环抱着我双腿放在肩膊上,伸手握着我的双乳,更拚命摇摆着腰肢,一直顶一直顶「啪啪啪啪……」的,不断把阳具深深捅入我体内。

  「……嗯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绝对……不要射在里面啊……求求你……」我使力地想夹紧双腿,却无奈只能夹住他的腰部,我开始用双拳垂打着他的胸膛,他十指紧紧扣住我的手掌再压在床上,他猛然用力一顶。

  「啊……痛……你这禽兽……呜呜……不要啊……禽兽……救命…… 」我眼泪不断的落下,他抽了出来,又再度猛力的干了上去,直顶着我的子宫。
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他完全停止并伏在我身上喘气,我感到他的巨物在我体内不断颤抖。

  「呜!完了,完了,他终于射进来了……」我虽然已经意识到了,但我已经没有力气把他推开。不久,魔鬼终于离开了,我痛楚的阴道此时有些温暖的东西流出来,我已意会到这是什么的东西。

  「天啊,我的身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?」

  污物和血迹流过大腿泻在浅黄的伴娘裙上,我呆望着天花板,耻辱、痛苦、无助,衣衫褴褛地全身无力在床上痛哭。

  「呜……怀孕了怎么办……你好过份……呜……」我已经接近虚脱不知哭了多久,他眼里充满着歉意地安慰我,结果知道强奸我的人原来就是其中一位宾客,但安慰过后,「来,赶快含住!」「你!呜!你还要啊?!嗯嗯……呜……」

  沉重的身体紧紧地抱住我,使我的身体完全无法活动,我含着泪水恳求这个禽兽,不过只是带来一次又一次的凌辱,承受着男人的压迫!

  ...............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被化学老师内射的女生
评论加载中..